玩家直播游戏版权归腾讯,知乎高赞回答:还有什么是玩家的?

前一阵子“如何看待腾讯等多家视频平台联合500多位艺人发倡议书,抵制影视剪辑视频内容?”在热搜上挂着,没几天“如何玩家未经腾讯授权直播《王者荣耀》游戏,抖音火山版被判赔偿腾讯 800 万?”又上热搜。

据悉,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判决认定《王者荣耀》运行中的连续画面著作权由游戏开发商享有,游戏主播没有著作权。这一判决引发了网友的广泛讨论,有不少网友表示了震惊认为,游戏操作都是自己做出的,为什么就变成了腾讯的版权。也有网友认为,腾讯就是靠着在游戏行业的垄断地位来进行不正当竞争。

不少知乎大v也就这个话题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弗兰克扬

这新闻乍一看,好像就是简简单单的。

但这样的案件判罚背后折射出来的深意,绝不是大厂之间打架这么简单,很可能在以后的网络世界里,网络上的普通用户们,将会和之前的网文作者,如今的影视剪辑类up主一样,越来越变得别无选择。

不管你写文,剪视频,直播游戏是为了赚点钱,还是纯粹图一乐,亦或者是为爱发电,你的所有这些行为,都将会变成为版权垄断方贡献内容和流量。

@伏罗希洛夫射手

我们同样不谈具体的法律条文,只从一个围观群众的常识角度去看这件事儿。保护知识产权对不对?当然是对的,因为我们知道保护知识产权可以鼓励创新。但保护知识产权是要配合着反垄断一起用的,这样大家都能从各自的创作中获利,在自由竞争和共同进步中,市场获得无限的活力。可现实已经远远不是自由竞争市场了,现在甚至连寡头垄断都不是,现在的趋势是独家垄断啊,绝大多数的“知识产权”现在是捏在一家的手里。那在独家垄断的现实条件下,你越严格保护知识产权,相当于是越挤压独家垄断之外的其他创作者的生存空间,对社会的创新氛围反而是更不利的啊。

@安好心

以前的游戏,都是求着玩家们多举办比赛的。为游戏引流, 自然是越热闹越好。

盈利?当年还怕你不盈利呢。打打直播权的官司就得了,谁敢连玩家的劳动现在不一样了。

现在是比赛要求着游戏,而不是游戏求着比赛。

当听说这个事的时候,我还在担心我那些在斗鱼播游戏的老朋友。

可我猛然发现,腾讯已经是斗鱼第一大股东了,占比38%;

我又开始担心B站播游戏的年轻人时…

突然察觉腾讯已经是B站的第二大股东了,占比13.3%,仅次于陈睿的15.1%;

然后我赶紧看了看虎牙,果不其然,第一大股东也是腾讯,占比36.9%。

恍然大悟。

我说怎么开始卸磨杀驴 ,原来是又垄断一行。

终审如果也这么判,观众怎样都会大概率去腾讯控股的平台去看游戏直播。

我在第一层,腾讯在平流层。

@鼎天立地

保护游戏版权,我双手双脚赞成。只不过这次强调版权的怎么又是腾讯?

想起来好像王者荣耀本来就是腾讯山寨LOL出来的产物(这点很神奇,就是全世界都知道它是山寨的,但是就是拿腾讯没办法),起诉别人侵权王者荣耀,不禁给我一种“慈禧太后遗诏:‘后宫不得干政‘“的感觉。

@左贤王

比如华东政法大学法律学院的王迁教授(对知识产权法有些了解的朋友应该都知道这个名字的分量)早在2016年就撰文讨论过这个问题,该文的摘要已经很鲜明地表达了观点及其理由:

对电子游戏的直播涉及向公众传播游戏中的影视作品和音乐作品。判断未经许可的直播是否侵权,不应以是否影响电子竞技产业发展为依据,而取决于其是否构成合理使用。对游戏画面的直播通常不是为了单纯地再现画面本身的美感或所表达的思想感情,而是展示特定用户的游戏技巧和战果,因此具有转换性。同时游戏直播不会替代欣赏直播的用户对运行游戏的需要,对游戏市场的影响是有限的。因此对游戏画面的直播可以构成合理使用。

按照王迁教授的观点,游戏直播就是应该构成合理使用。原因在于游戏直播具有转换性。

@王子君

我个人看法,和Netflix之前的一部纪录片——The Social Dilemma——里一位老哥一样:

如果要在互联网领域里反垄断,那就应当对企业所占有的用户数据进行征税。

资本垄断你不好反,因为人家已经交过税了,至少合法规避了;版权垄断你也不好反,因为这涉及到对创作者的激励保护。

但数据是个软肋。因为用户的数据并没有在法律上被普遍认定为一种资产,而多停留在隐私层面。因此只要点了App里那个隐私条款的同意按钮,这些数据就可以被互联网巨头们无偿拿去做画像做匹配,实现更精准的广告变现,甚至改造用户的行为和认知模式。

这个无成本的数据优势,是互联网巨头最强悍的资本扩张杠杆,也是腾讯内容扩张最有效的加速器。

如果腾讯为了这个数据优势,向全社会付出了成本,建立在这之上的版权扩张就能保留一定的合理性。

但还是现在这种白嫖,将用户打包成产品的一部分来卖。那么腾讯的版权内容帝国越庞大,就越可能寸草不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